名家讲坛

您的位置:中国软件和信息服务业网 > 名家讲坛 > 详细内容>

刘积仁:大健康产业的机会

2017-09-01 01:23 作者:cssoadmin [ ]
(2017年8月26日,东北亚投资论坛暨第二届东北并购年会在产业金融博物馆召开。东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刘积仁先生发表了题为《大健康产业的机会》的主题演讲,下面是刘积仁先生的演讲内容)
 
 
各位来宾,大家早上好!
 
十分高兴参加这样一个论坛。我要感谢我们王博士邀请我,因为王博士也是东软的董事,过去只知道他忙,不知道忙什么,到这来看还是很兴奋,为这个城市特别是沈阳人能够这么样的付出自己的这种努力,为这个城市、为东北的振兴,向王博士致敬。
因为今天谈到收购、兼并,包括我们谈到东北、谈到一带一路,我认为有一个课题,也解决我们今天在产业变革的时候一个很重要方向,就是大健康产业。如果在过去的四五年间,我们看到这个产业吸附了大量的资本,而且特别地活跃,我就想用我们自己走过的路跟大家分享一下,也许在大家今后收购、兼并或者在进入这个行业里面能够供大家来参考。
首先这个大背景,大家十分都清楚,我们这个社会在我们越来越富足的时候,我们的生活越来越好的时候,我们突然发现我们的病也越来越严重,我们用过去创造的,也就是今后我们要把我们大部分的资本的积累一定会用到一个是恢复我们过去辛苦所创造的疾病和使我们未来的生活质量越来越好、活得越来越长,我想这就是我们一个循环。
就像我们每一个产业用了环境的污染创造了财富,然后再用财富来治理环境污染一样,我们每个人事实上在今后在这个方面都会遇到挑战。而这个挑战的本身,在伴随着老年化,老年化除了我们的医疗保障体系使得我们每个人活的寿命越来越长之外,加上科技的力量,大家如果知道,今天的科技要想维持让你多活几个月的时间是很容易的,而多活几个月所花的钱可能是你一生的积累,所以今后这样的一个变化无论对保险业、对我们医疗业都会有一个很大的影响。
我们再看医疗费用。这个费用如果对东北来讲,就是一个更大的挑战,医疗费用的本身,特别我们叫社会保障,社会保障包括医疗、包括就业、养老,现在已经越来越成为我们政府的一个负担,如果到我们东北许多的城市你会发现一个特征,当这个城市年轻人越来越少的时候,这个城市在社会保险和医疗费用就会遇到极大的压力,因为交钱的人越来越少,用钱的人就变成一个持续的。
所以当东北的年轻人少了,年轻人到了广东去交保险费,而他们的父母在东北使用这个保险费的时候,我们的会看到,任何一个政府在这个方面都会遇到很大的问题,所以我们现在搞大健康的这种计划,其中有一个很重要的要素,就是在医疗费用的控制,这已经变成了一个国家的政治安全,当然这个问题不仅仅是中国的问题,如果现在看到全世界发达国家所走的路,这个路是一样的,今天我们看到的欧洲遇到的问题也是社会福利的问题,看到日本,日本国家的负债很大的都跟这个有关,日本现在60岁退休,65岁才发钱,如果想象我们中国人哪一天60岁退休了,有五年间不给发工资、不给发社保会是一种什么局面,这是我们今天看到日本所进行的一些行动。
所以在这方面我们看到了一个挑战,医疗费用的提升,另外一个很大的挑战就是从产业上,就是一个很大的机会。东软在这个方面我们是做IT的、做信息技术的,我们相信未来的信息技术跟医疗体系的变革将会成为一个双引擎,也就是说今后医疗体系的变革如果没有信息技术的进入,我们不相信会成功,因为这个背后越来越多的个性化和精准的医疗、包括这些计算,我想给大家说这几个方面的要素:
第一,我们所看到的是医疗费用的控制。今天我们中国的医院大部分的收入是来自于社会保险,大概70%。所以,当今天我们看到省计委在发的一系列条件说以后药品不可以加价、检查的费用要降低的时候,突然间我们中国一大批医院开始亏损了,这个局面发生了根本的改变。然后比如说东软,东软在帮助社会保险机构用人工智能的技术在审核所有的医院是否违规的、不按照正常规律的从社会保险来拿钱,我们一个一百万人口的城市我们瞬间就可以发现一年可以多支出五千多万,就来自医院,比如感冒做了CT、做了核磁共,做了不正常的收入、过度的开药。但是你在想这个问题,因为我们国有的医院由于政府的支持不够,如果你不给它这个钱,它也没有办法。所以我们现在很多的医院今天的收入,并不是真实的收入,所以当我们投资医院的时候你会发现,所有的医疗机构正在面对着一场巨大的变革,也就是当政府正在控制医疗费用的支付,当正在用人工智能、用大数据的数据来管理医院的时候,我们所有的医院的经营就会是另外一种局面。
第二,在控费上我们会看到一个和谐的社会,商业保险,特别是健康险要极大发达,而我们中国主要是财险、寿险比较发达,我们的健康险十分不发达。如果你看世界五百强,全球的健康险永远是在五百强的单子里面,我们中国的健康险没有一个做得好的,都很小。原因是,当一个健康保险的公司不知道医院在看一个病所支付的成本的时候,它就没有办法卖这个保险,卖一个赔一个。所以,我们中国的商业保险不发达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的医疗机构看病的不透明、疏于管理。而当今后社保在控制自己费用的时候,也一定会造就一个强大的商业保险,那么它一定会为社保来进行补充医疗的费用。那我们想象,如果今后我们一家医院的收入从70%来自于社保变成50%来自于社保、30%来自于商业保险的时候,医院整个的经营状况会得到很大的改变,而这个过程中我们会看到很多的技术,信息技术、大数据、人工智能都在努力地为商业保险进入医疗领域来打下一个基础。这是我们标识的第一个机会。
第二个机会,我们看到医院。由于今天的医院很繁荣,因为我们的医院本身和患者之间不是一个对等的工作,也就是说今天大概没有任何人能看懂为什么看一个病为什么花这么多钱、为什么按这种方式看病而不是那种方式看病,所以也就导致了医院想要多少钱那么你就要付多少钱。所以我们在医院的管理上,由于它过去在收费的方式的不透明和乱收费,也导致了商业保险的不愿意进来,而商业保险的不愿意进来也破坏了一个医院的正常的健康的持续的发展,这就是这样一个生态。
今天我们看到下一轮,我们所有的医院正在变革的是按病种来支付,也就是说今后我们到医院看病就和上餐厅一样,我点一个菜是有标价的,我要按这个标价来支付,而不是说你想要多少钱就多少钱,这个就是一个新的技术叫DRGS。DRGS的技术就会把所有的任何一个病种一定能够放在一个糖尿病,男的女的、多大年龄、是否有病发症,当把这样的症状确定下来的时候你看病的成本就是固定的。在这个过程中,所有的医院一定会面临一个巨大的挑战,很多医院可能看不起病,不是老百姓看不起病,是因为很多的医院每看一个病可能就要亏损。比如说像那些三甲医院,看糖尿病,基本上看一个赔一个,这种慢性病。如果在这样的情况下医院不变革,医院也会有一个很大的挑战。所以我们看到今天很多的资本流到医院的时候,只是看到了医院的过去,没有看到医院的未来,只会看到了今天的收入,没有看到未来的收入,也没有看到这个方面的变革,这是我们看到医院的挑战。医院今后我们的政府正在使医院的手术和服务的费用在提高,而其他的特别是公立医院会受到极大的冲击。
在另外一个方面,我们看到我们的医疗的体系是单一的,也就是说不是多元的一种服务,不管你有没有钱,反正大家都到一个地方,我相信今后医院越来越向垂直方面发展,也就是说你可以通过付费买商业保险来获得不同质量的服务,这就是我们看到民营的盈利性的医院在不同的领域的发展。
还有一个方面,我们看到的就是基础医疗。我们政府都在说基础医疗很重要,因为基础医疗最便宜。但是没有任何人证明了基础医疗是便宜的,大家看到我们最近清理的出了问题的全是基础医疗。由于基础医疗的没有管理,由于基础医疗可以更加的胆大妄为,大家如果到社会上看,凡是三甲医院看不了的病我们基础医疗都再看,从癌症、牛皮癣各个方面都在看,也就是说当基础医疗疏于管理,基础医疗不能被监管的时候,基础医疗带来的问题更复杂、更可怕。
所以当我们看到这些的时候,我们就会看到整个的医疗这个生态绝对不是单一的控制一个药品的问题,任何一个投资、任何一个收购、一个兼并在这个领域里面都是在生态领域里面。我们过去看到相当长一段几年内,大家看到互联网的医疗十分之热,其中这里面有个极大的误区,医疗从来就不是一个自由市场。如果想进入医疗的话,就要知道一定进入到了政府的监管。那如果你用所谓的互联网的精神换取民众的力量进入了这个市场,你一定会遇到挫折,比如说挂号,大家都说我们用互联网来挂号,政府出来了说号码资源是公平的,无论有手机的和没手机的要平等,特别对老人平等,所以挂号这个买卖一下子就被政府给没收了,变成一个公平的资源。
在这个里面我举的只是一个例子,事实上这个方面相当相当多,包括药品的流通、包括药品流通的价格。所以,我们看到这样的一个格局的话,东软在过去我们一直在这个领域里面的布局,大家看我们东软在中国的社会保险大概50%是东软做的,去年差不多5、6亿人整个的医疗费用的支付,所以东软有一个数据让我们知道了支付看一个病要多少钱、哪个医院收了多少钱、哪个地区之间的这种差距,中国的医院30%医院的的运行系统是我们做的,那我们知道一个医院的成本构成它为什么亏损、哪个地方能够赚钱。那么我们又构造了云医院,特别以宁波为基础的,现在全国几十个城市,我们在开展的基层医疗的平台,把生活方式,把去医院之前的个人的家族史、自己的活动所有的这些数据能够拿下来,当然东软还有一个,就是我们数字化的医疗设备,刚才谈到一带一路,我们的医疗设备现在在一带一路的国家,大概五十多个国家都用我们的设备。那我们把这些东西加在一起,又跟保险公司进行充分的融合,像人保、平安,构造成了一个我们看到的生态。这是我们整个的生态的基础。
当然,这是我们在社保,社保在全面的进行的监控,通过智慧的系统来控制。医院也在不断的变化,那么用互联网来构造医院的解决方案。包括移动的医疗,大家看到我们这些医疗的影像设备,我们还是很自豪的,因为现在东软做的核磁、CT、派特CT能够走向全国,我们现在又把这些设备连成了网络,今后的人工智能在这种技术上,当诊断扫描出来的诊断更多的是来自于计算、来自于后台的人工智能的判断,而不是来自于一个使用这个设备的医生。
这是我们在整个的全球的这些国家的一个投入和我们的产品线,另外把所有的中心正在连接起来。另外,就是远程,我们现在连到了全国的一千多家医院互相的进行远程的诊断,特别使得偏远地区的这些医生能够获得更好的服务。我们在DRGS整个的帮助医院进行精准核算这个方面,应该说东软也是在收购其他技术的对象,也是被别人来投资的对象,比如说就这家公司,这家公司本来是我们买过来,现在是平安是我们的投资人,因为平安要投它就是因为平安在做商业保险公司的健康险的方面它已经成为一个关键的部件,今后这个公司所生产的DRGS的部件将会在中国大部分的医院得到一个更广泛的实施。
另外,今天我们讲的医院的运行就是供应链,这是我们另外一个平台,大家都在谈的几票制,我们现在做的是一票制,医院的仓库是虚拟的,直接连到供应商,这对我们未来医院的运行带来极大的好处。
 
另外,基层的云医院,目前我们已经在全国二十几个城市,我们构造的是真医院,现在东软有二十几个医院的牌照,那么整体我们是用了第三方,现在都叫分享,分享车、分享雨伞,我们是分享医生、分享我们的医疗设备、分享软件,来构建一个更强大的医疗的机构。这是我们在物理上的医院在各地,当然我们这个医院更多的是为第三方的医疗机构医生利用我们这个平台、利用我们的设备变成了服务,软件变成了服务,来使他交流。现在一个医生自己如果开一个医院,到我们的平台上十分的容易,因为他不需要买CT、不需要买核磁、不需要买IT,还不需要买大量的装备,我们现在的装备在家里面可以监控一个老人的生活习惯、行为、走没走、睡没睡好觉,那么把这些信息又能传递给他的孩子。
另外,我们用一个特别好的生态,就是医疗资源。最近我们要成立一个叫智慧医疗研究院,用人工智能的技术为我们的医生们提供一个学术的平台,最主要的是为基层的医生在使用人工智能的技术进行辅助医疗。这是我们过去的大量的积累,数据的积累。
目前,我们现在做的计划就是首先是健康城市,我们现在已经有二十多个城市加入我们的计划。另外一个,大型的医院的合作。还有一个,跟商业保险的合作。事实上,东软现在的投资也越来越来自于商业保险公司,像人保、平安,最近可能还有其他的保险要投到东软的事业,核心的就是看到这样的一个大健康的蓝图。
我和大家分享这个,特别是今天还有很多的日本朋友在这里,我认为大健康的产业是一个具有十分光明前景的行业,这个行业跟经济周期没有关系,每一个人从生到死这样整个的阶段都和这个产业有很大的关系。第二个,大健康的产业越来越泛化,从我们过去单纯的医疗现在要变成旅游、心理的、农业的、食品的,所以它本身也是个巨大的平台。还有一个,人工智能和技术在这个产业里正在发挥一个极大的作用。在座的很多的投资、并购等等,东软本身也是一个购买者,这方面的技术公司、服务公司的购买者,包括在海外、在日本我们也是很积极的。同时,我们也是利用社会的资本来发展我们的事业,包括我们去年向高盛弘毅投了我们医疗设备云、投了我们的健康管理,所以很高兴王博士弄了这样一个俱乐部,这样一个平台,希望今后东软和大家一起在这个领域里面多合作。
谢谢大家!